<button id="li42p"><object id="li42p"><input id="li42p"></input></object></button>

    角膜塑形鏡 激光矯視 白內障 斜弱視 眼睛疾病 眼鏡驗配
    • 謝培英教授談角膜塑形鏡


       

       

       

       

       

       

       

       

       

       

      眼視光中心主任謝培英談硬性角膜塑形鏡

           

       

        

       

       

      主持人:各位網友大家上午好,歡迎來到雅虎嘉賓訪談!今天請到的嘉賓是北京大學醫學部眼視光中心主任謝培英主任,歡迎您!

      謝培英:大家好。

      主持人:既然是眼視光中心,那今天我們主要討論一下近視以及角膜塑形鏡的問題。首先請您給我們講一下什么是角膜塑形鏡。

      謝培英:好的,我先介紹一下什么是角膜塑形鏡,就是一種物理矯形的辦法,通過設定的、程序化的一種特殊設計的一種硬質的角膜塑形鏡讓它戴眼睛表面然后促使角膜按照我們設定的合理的形狀發生變形,通過形狀的改變就可以使它原來存在的近視、散光一些問題得到一些有效的矯正,這樣可以使這些問題得到解決,同時如果長期使用可以使近視得到一定的控制,可能起到預防和治療的效應。所以說這個方法應該說在目前,在最近這幾年應該是一個比較好的技術,一個新的技術,特別是對于控制近視是一個非常好的技術。

      主持人:是不是我們平時說的OK?

      謝培英:對。過去我們俗稱叫OK鏡。但是學名我們叫做角膜塑形鏡或者叫做角膜矯形鏡,是一個物理的方法。 
      主持人:那它的原理是什么呢?怎么說戴這么一個隱型眼鏡就會會把角膜給塑形了?

      謝培英:這個一般來說軟性東西會隨著硬性的東西會發生變型,我們眼睛角膜比較軟質的東西,這個角膜塑形鏡硬度比角膜硬度要高,所以在戴鏡的過程當中就會逐漸地發生一個形狀的改變,這個現象實際上已經從十幾年前已經發現了,也就是近幾年用這個方法對角膜產生一個合理塑形的治療方法。

      主持人:您說它有一定的硬度,會不會對眼睛不太好?

      謝培英:一般來講,因為硬質的角膜接觸鏡的這個技術已經有幾十年的歷史了,我們先不說塑形鏡,就是說普通的硬質的角膜接觸鏡,或者我們把它叫做RGP,那么這項技術,比如說在世界各地已經有成千上萬的人配戴過,而且在使用過程中得到了證實,它對一些近視、遠視、散光特別是高度的,都有很好的矯正效果,而且長期使用也沒有對眼睛造成特別的不良影響,當然前提是在科學和規范的使用前提之下可以達到一個安全有效的作用。所以,這個說硬性角膜塑形鏡這個技術是一個好的東西,使用好的話是一個安全有效的方法。

      主持人:哪些人適合戴這些硬性角膜塑形鏡?

      謝培英:它的適用范圍是很寬廣的。一般我們說所有眼睛涉及到視力矯正方面,如果說在框架眼鏡沒有好的效果的話它都可以用,就是我剛才說的近視、散光,高度的特別是,還有手術后,有的做一些激光手術后還有角膜移植手術后還有先天異常等等,所有眼科的疑難問題都可以利用這個得到一個好的解決,所以它在光學效果上應該在目前所有一些光學鏡片里它是最優質的最有優勢的。

      主持人:您剛才說激光手術以后也要戴這個嗎?

      謝培英:激光手術因為有些患者并沒有達到他手術前的效應,比如說他是想摘掉眼鏡,想獲得一個好的視覺效果,但是沒有達到這個效果,可能殘存一些度數,有的時候沒有減少有的時候還增加一些散光的問題,這種情況又不能反復做手術,所以對這樣的患者我們也考慮利用這個技術進行矯正,這個效果也不錯我們中心差不多有一兩百個這樣的患者,都是因為做完手術

      主持人:沒有達到心理要求?

      謝培英:,有的甚至于很糟糕,還有一些病發的問題,用這個都可以獲得比較好的效果。

      主持人:有的不敢做手術就怕有后遺癥。

      謝培英:,手術應該慎重,特別是小孩,在一些近視發展快的孩子,我們建議他選擇非手術的方法。

      主持人:未成年的學生也可以戴那個嗎?

      謝培英:可以的?,F在我們治療這個呢大針對青少年近視,比如說在10歲左右,一直到20歲左右,這個近視是發展最快的階段,這個階段特別是有些家族,比如說父母或者家里面有近視的孩子發展很快,每年可能長100200,像這樣的孩子不給予控制的話很容易發展成高度近視,這樣對以后學習、就業都產生不良的影響。這樣我們主張早期控制,早期干預越好。那么很多方法,有很多方法,總體講國際上認可的還是角膜塑形鏡。

      主持人:比較安全?

      謝培英:應該沒有太大的問題。當然它有前提,前提就是必須要在醫生的嚴格指導之下,有一個科學的驗配、使用過程。我們有的患者已經戴了10年以上了,總體上有幾千個病人,基本上沒有出現嚴重的并發問題,你管理的嚴格基本上還是一個比較安全的技術。

      主持人:有的人會問,是不是在孩子階段戴角膜塑形鏡可以把近視治好?

      謝培英:應該說到目前為止,針對近視防治方法有很多,但是沒有一個方法屬于根治的,包括現在比如說你成年以后做手術,也不一定是根治的辦法,角膜塑形鏡也不是一個完全根治的辦法,但是如果你使用的合理,在長期戴鏡的情況下對近視發展有明顯的控制和延緩的作用。我們有很多患者戴了三四年,然后停掉了,因為角膜可能會反彈回去,但是度數發現就沒有再繼續長,我們也做過這樣的研究,我們有兩組病人,一組病人平均戴三年左右,后來停了一兩年,然后又戴自己的框架眼睛,還有一組病人一直戴框架眼睛,我們計算了一下,戴框架眼睛平均長75從這個意義上講,對近視延緩有一定的效果,而且國外有很多報道,我們香港那邊也有,香港理工大學也有一些報道,兒童的眼軸的增長,戴框架眼鏡每年可能增長的比較大,那么戴角膜塑形鏡增長率只有戴框架眼鏡的二分之一左右。因為這個框架眼鏡使近視會發展很快。

      主持人:那有遺傳性的孩子或者成人,就是這個角膜塑形鏡對他們也有用嗎?

      謝培英:也有用。我們現在觀察的幾千個別人,各種各樣的情況都有,有的就是單純的近視,有的還可能是一種,因為有家族的軸性近視,有的已經很高了,發展到600度、800度以上的病理近視,但是都有一定的效果。 
      主持人:您說到國外的技術還有香港技術,我們這個技術是不是也是從國外引進過來的?

      謝培英:這個屬于老樹開新花,就是對近視進行一定的調控的話在上世紀60年代初期已經開始有這個了。

      主持人:這么早啊!

      謝培英:但是那時候技術水平比較低,材料本身也沒有出現透氧的硬型隱型眼鏡,是不透氧的,在整個過程中比較繁雜,需要不斷地更換鏡片,最近角膜塑形鏡的技術有一個突飛猛進的發展,這樣的話從加工,因為有了數控車床加工技術,材料呢有了比較好的材料,設計思路也有一些花樣翻新,這樣就促使質量變的比較快速、方便、準確、簡潔,這樣就容易被大家接受,應該是一種老技術開新花。()我們現在用的技術也是開始從美國那邊傳過來的。

      主持人:現在美國那邊,國外配戴這個角膜塑形鏡的人數多嗎?

      謝培英:量不是太大。因為總體上來講,就是兩大趨勢??傮w來講好象我們亞洲這邊的比例高一點,因為什么呢?因為從對近視的控制和降低的效應來講,亞洲人更為需求更大一點,因為這邊的近視的發生率比較高一些。另外還有一個趨勢,從歐洲那邊,主要考慮怎么用角膜塑形鏡提高自己的生活質量,他們都是一些中低度的近視,在白天打球、參加娛樂活動不愿意戴眼鏡,他們主要是為了改善自己的生活,這是兩大趨勢。美國這兩方面都有。另外美國,因為它跟我們中國情況不太一樣,它是眼科醫生和視光醫生是完全分開的,是兩個領域的東西。在美國這個工作是視光醫生做,而不是眼科醫生做。

      主持人:這兩個有區別嗎?

      謝培英:有。眼科醫生是做手術、用藥物之類的。視光醫生,我們所說一種跨學科概念,他應該把醫科理工科有機地結合在一起,比如說開發一些材料,做的設計,物理光學一些東西,那么他的加工一些東西,這都屬于工科的東西,傳統醫生做不了這個東西,等于分開了,等于兩個不同的領域。

      主持人:那我們眼視光中心也像美國一樣分開嗎?

      謝培英:我們重點做視光的東西,就像美國的視光醫生做的工作。但是從我們本人來講,我們自己都是醫學院校畢業的,后來在工作當中,因為我們可能對這個方面比較感興趣,慢慢地對這個領域進行研究探討,所以我們的工作重心放在這塊了,放在光學矯正這塊了。

      主持人:我們要是想配戴角膜塑形鏡都要走什么流程?

      謝培英:如果要配個的話,首先一點你要對這個東西有所了解,你要跟醫生有一個很好的咨詢,了解它是什么原理,什么程序,首先要了解清楚,另外在這之前要對眼睛做一個全面的檢查。還要對他的整個光學成像系統做一個檢查,一般檢查項目要多達20多項。

      主持人:大概都有什么?

      謝培英:比如說角膜、結膜、晶體、外眼睛的情況都要檢查情況有沒有炎癥、疾病、有什么異常問題。另外還有角膜的形狀,我們要測一下它的弧度,還有測量整個角膜形狀,差不多幾千個點都要把它整個形狀搞清楚了。因為要在這個基礎上,因為你是對角膜進行矯型,所以角膜形狀非常重要,比如說有的特別平、突的話,可能要考慮將來治療效果不是很好,這就不是好的適應癥,我們要先溝通好另外角膜的厚度,中心厚度、邊緣厚度都要測。

      主持人:是厚好還是薄好?

      謝培英:相對來進厚一點比較好。另外眼壓,眼底,都要做,還要驗光,你是多少度近視,有沒有散光,如果散光太大,是不是需要其他的設計,這個都要看,還要測一下眼軸,要評價一下他今后近視發展的情況,另外他治療之后的變化這個都要檢查一下,當然進一步我們還要看一些內皮細胞、上皮細胞的水平,另外還要做一些它的光學成像的、光學質量,眼睛的情況,比如說除了一般的視力,還有光對比度,對比度的視力,甚至有必要還要做一些波前像差,還有淚膜,分泌量,穩定性等,做的項目非常多,所有的做完之后,我們要在檢查的基礎上挑選一個我們認為比較合理的設計,要給他做試戴,一般要大約戴一個小時左右,做試戴的目的我們要看他對鏡片的反映,有沒有不良反映,還有這個設計是否合理,能不能跟眼表面有一個相對的合理的吻,合度,在這個基礎上我們最后還要檢查完之后,沒有任何問題,在這個基礎上我們要進行一個微調整,給他定做鏡片,然后定做之后做一個檢測,看看是不是和我們當時處方是相同的,另外對患者有一定的培訓,告訴他怎么使用這個鏡片,怎么戴、消毒、清潔、處理、跟醫生配合,要對他有一次到兩次的指導。所以呢,這是一個很復雜的過程,不是一個很簡單的事情。

      主持人:那咱們角膜塑形鏡也像眼鏡店軟性的眼鏡,成批做好,比如說我是300,您就拿出一個300度的眼鏡給我戴嗎?

      謝培英:一般不是這樣,大體上是兩種程序,一種程序是像我們剛才說的,利用一個系列的試戴片,這個是有很多弧度準備好,你戴鏡片的同時自己進行微調整。還有一種是利用角膜地形圖的情況,國外就是很多利用這個方法,特別是西方人,西方人眼睛結構跟我們東方人不一樣,他們都是凹進去,而且對眼皮的影響不太明顯,但是東方人影響很明顯,他們就在角膜地形圖做設計,之后直接給患者戴上,如果不好就進行修正,用這個的話成功率會高一些。

      主持人:亞洲人用第一種方法?

      謝培英:,這種方法多。

      主持人:哪些人不太適合戴這種?

      謝培英:一個是我們要檢查,如果發現眼睛有炎癥,比如說有結膜、角膜的一些特殊問題,過大,或者過小,過陡、過平,或者有一些斑痕、曾經發炎什么的,這些都不太適合使用。再一個就是說他,比如說抵抗力差一點,或者有全身的問題也不太適合。比如說他個人衛生差。()你看著他手都洗不干凈的話,因為這個本身要用手來處理,他個人衛生管理比較差我們也不放心也不會讓他去戴這個東西,因為這是一個非常潔凈的工作,另外就是他周圍,比如說有時經常有污染,也不好,環境污染也不好。再一個就是說要看它的,我們叫做醫從性,他能不能跟我們醫生有一個很好的配合性,這個我們要有一個判斷,如果他醫從性很不好,那我們也不給他戴,這樣會很容易出問題。這個還是屬于醫療的高消費,所以家庭條件差一點,比如說他沒有辦法定期更換鏡片,一個鏡片給你戴好幾年也容易出問題,所以方方面面我們一定要考慮清楚,我們對患者的篩選也是很嚴格。

      主持人:前幾年有過報道,OK鏡其實不好什么的,這是不是,就是不適合他的人用了這個OK鏡所以才這樣?

      謝培英:,這個是這樣子。這個OK鏡好與不好的話,我覺得完全是因人而異的,但是總的來講,根據我們的經驗,還有國外先進經驗的話,我們認為OK鏡還是一個很好的技術。特別是最近這幾年從美國、歐洲、加拿大那邊也很重視這個,所以到目前為止已經開了三屆的全球的角膜塑形的大會,我們也參加了,就表明在整個國際社會對這項技術還是很關注的。幾年前我們在北京也開過一次中美的角膜塑形學術高峰論壇,也針對國內情況做了這方面的工作,這個技術還是一個非常好的技術,關鍵看你怎么掌握,首先一點,國外的話,因為當時前幾年我們國內出了一些問題,國外的醫生包括我們的醫生坐下來分析了原因,有這么幾點,第一點有很多東西是假冒偽劣的東西造成的,有的是粗制濫造。第二點我們從業人員的水平參差不齊,有的在大醫院配的話沒有什么問題,有出問題的是在小的醫院,他們的工作人員不懂這個,沒有把這個工作看作醫療化的工作,所以容易出問題,另外一個是沒有對患者進行相應的指導,沒有告訴他怎么戴等等一些問題,都是很盲目的,所以也容易出問題。最近這幾年國家也有一些相關的條例,這個醫生的要求一定要是眼科醫生,而且是主治眼科醫生,還有醫療設備,這就限制一些不合格的地方不做這些工作了,如果要到規范的單位做這個工作基本上沒有什么問題了,如果要是規范化、嚴格化、科學化使用的話,這個效果還是比較好,也比較安全。

      主持人:一定要去醫院配戴這個矯型鏡?

      謝培英:,或者到我們這些專業的中心。

      主持人:千萬別到眼鏡店?

      謝培英:這個按國家規定也不允許的。

      主持人:我們對于OK鏡的護理應該是怎么樣一個程序?

      謝培英:護理的話,鏡片無論你是摘也好,戴也好,首先手的清潔非常重要。這個手也是一個附屬用品了,手要有非常好的清潔,另外鏡片必須要使用專用的護理產品。

      主持人:護理液?

      謝培英:,有專門的護理液,不能用一般的洗手液、肥皂清潔,要用專門的護理液清潔,要不然該產生不良的影響。

      主持人:和其他一般護理液不一樣嗎?

      謝培英:不一樣。如果護理不當可能清潔地不太干凈,而且可能有一些沉淀的東西跑到鏡片里,如果這些東西聚集在鏡片上會對眼睛產生不良影響,所以鏡片的清潔護理也是非常非常重要。這塊工作做好了事半功倍,這塊工作做不好的話也會造成一些隱患。所以呢,我們在做這個工作的時候也很注重、重視對患者這方面的培訓,而且我們每次定期復查,每次定期復查的話我們都要確認一下這個患者在清洗鏡片的操作過程當中有沒有一些不規范的地方,我們要重新地反反復復地給他強調一些注意事項。

      主持人:那我們晚上戴大概要多久?

      謝培英:一般的話睡眠時間,比如說中低度的近視就是7-9小時左右。但是高度的,比如說超過7、8百度,甚至有一千度以上,這樣的患者我們不主張他晚上戴,我們讓他白天戴?

      主持人:白天戴也可以矯型嗎?

      謝培英:也有。但是可能效果不是特別好,這樣的話全天可以維持一個恒定的好的視力效果,也會出現一定的角膜塑形,而且從安全角度來講,度數高,白天戴的話其他的一些不良反映出現少一些。

      主持人:不是說多睡一會兒就好。

      謝培英:不是這樣的。這個對降低度數有一定的限度,我們現在做的降度的設計一般不超過600度。

      主持人:有網友問問題了,有問題說他從10歲開始近視了,現在已經23歲了,他說激光可不可以治愈?您剛才也說了沒有一個方法都可以治愈。

      謝培英:,有的患者做了激光手術,有的多多少少還在回退,可能度數高的回退度數越高,比如說800度以上的患者做了手術四五年就回退了,當然這個因人而異,有的有可能7、8年回退,我說這個還是完全成功的情況下,如果不成功,可能還會有其他一些問題,甚至嚴重的一些問題,風險比較大,不管怎么樣,畢竟它還是一個手術,它是要利用光把角膜做一個切削,還是有一定的危險性。

      主持人:聽著就比較可怕!還有朋友問,現在有很多眼鏡店,是不是一般的在這些地方配就可以了,畢竟醫院還是貴一些。

      謝培英:我們現在強調驗光問題,這個是很重要的,有的打著醫學驗光的牌子,但是到底怎么樣我們也不太清楚,因為驗光的好與壞,會直接關系到眼鏡配出來會不會對你眼睛有幫助,有的不好的話會對你眼睛不但沒有幫助甚至還有危害。北京電視臺給我們提供了一個患者的案例,他到不同眼鏡店驗光,拿到了7份眼光報告,這個報告相差很多,最多有700,后來我們給他檢查他是一個假性近視。當然說了你說的這個也不是不可以,但是我們講究一定驗光準確,我們講究雙眼的效果,我們要求雙眼看起來比較協調、平和、舒服、持久,不要說什么樣都可以,所以一定要有這樣的背景、常識才能驗光好。第二個眼鏡要做的好,不能欺騙顧客,是不是有一個非常好的樹脂鏡片,包括瞳孔距離等等是不是都做的恰如其份,這個也是一個比較復雜的過程,不是說哪便宜到哪去,還是建議大家要到正規的地方,不管是醫院還是眼鏡店,因為有的醫院條件有限,可能病人多,不可能給你花費太多時間,所以大家選擇上還是要慎重。

      主持人:那未成年孩子戴框架鏡好還是戴塑形鏡好?

      謝培英:這個要確定他是真性近視還是假性近視,如果是假性近視先不要急于戴眼鏡,還有如果他是真性近視還要看一下他的發展趨勢,如果發展速度非???/span>,還是戴塑形鏡比較好,省了以后發展度數大了之后就不好了。這個我們也要做一個全面檢查,通過全面檢查,我們醫生會對他有一個大致的判斷,比如說眼軸長不長,還有根據當時驗光的情況,弧度的測量,角膜厚度的測量,以及家族各方面情況的了解,醫生大致有一個判斷,他是不是容易發展,他發展的速度是不是很快,這樣給他一個很好的建議。

      主持人:那角膜塑形鏡一旦配了以后還要做復查嗎?

      謝培英:一旦配了以后,我們強調這是我們醫療服務的開始不是終結,所以我們要求患者第一次配了話,如果是北京的患者我們要求他三天就過來查一次,之后就是一周,以后我們就要求他一個月,兩個月做一個定期的檢查。如果一旦發現有不舒服的感覺,一定不要再戴,而且盡快地到醫院接受檢查。所以對他的監控應該是很嚴格的。如果是外地患者我們也建議他到當地醫院做一個復查,比如說三個月到六個月到我們中心做堅持。

      主持人:是看他有沒有眼疾?

      謝培英:對。比如說淚膜等等的問題。還有我們要對鏡片進行檢查,在他使用過程中有沒有處理干凈,有沒有磨損、缺損、變色之類的異常情況,我們每次檢查都要做檢查,還有查視力,眼睛、鏡片的護理情況是不是到位,有不正確的地方我們進行指導。

      主持人:那就是復查的時候戴鏡片過去?

      謝培英:,戴鏡、摘鏡都要檢查。

      主持人:是戴著過去查嗎?

      謝培英:這個要看時間,如果是一早的話戴著來就可以了。這個也是因人而異。

      主持人:那復查的話,一般都會容易出現哪些問題?

      謝培英:有的是晚上睡覺的時候,第二天摘鏡可能有黏膜粘一下,這個我們通常建議大家點一些潤滑的液體,可能會有小的脫落。

      主持人:是初期多一點嗎?

      謝培英:嗯。這個鏡片壽命我們要求不超過兩年,有的人可能不舍得丟掉,不遵醫囑會使用三年,甚至有的使用七年,這個就不好了,這個眼鏡已經老化變形了,戴到眼睛上也不好,這樣看東西就不清楚了,有重影出現。

      主持人:一定要遵循遺屬。那角膜塑形鏡大概費用要多少?

      謝培英:這個要因人而異,一個看你采用哪種方法,還有要根據度數來,根據選擇的不同廠家,比如說我用荷蘭或者日本或者美國,這個定位都不太一樣。

      主持人:這個是讓患者來選的嗎?

      謝培英:我們會給他一個介紹,最主要由醫生選擇,除了材料、加工精度之外還有一個設計問題,每一設計可能適合于不同的眼鏡,哪種眼鏡最適合你只有醫生最有數,你自己可能不太清楚,當然有一個價位的問題讓患者選擇。我們一般從三千多塊錢到5、6千塊錢這么一個檔次,這個還是很便宜的,完全相同的東西,如果我們在香港配的話可能要一萬六。

      主持人:這么貴。

      謝培英:,每個地方和每個地方都不一樣,可能廣州上海比我們要高一些,要六千多,八千多。

      主持人:其實跟度數有關。

      謝培英:,度數高相對來講難度大一點,所以加工方面要求要高一些。

      主持人:北京有多少家醫院可以做這個?

      謝培英:目前除了我們,人民醫院可能少量地做一點,原來有北大小兒眼科也少量地做一點點,其他地方好象就沒有在做。

      主持人:沒有專業地研究?

      謝培英:,這個工作很麻煩,一個是需要你有這樣的專業技術,另外需要你有耐心、責任心,要反復不斷地監控患者,跟一般的眼科治療,做一個手術,用點藥,完全不同,所以有的大醫院沒有辦法考慮這個,他沒有這么多時間,大部分病人可能通過手術、藥物治療,沒有辦法考慮做這個。

      主持人:這個技術在全國肯定應用的就更少了?

      謝培英:,除了北京,廣州中山眼科中心做的量還是挺多的,大概有幾千個病人了。還有像上海一些醫院。

      主持人:有網友在說,角膜塑形鏡和準分子激光手術有什么區別嗎?

      謝培英:最大的區別一個是手術一個是物理治療,物理治療就是使它的形狀發生變形,但是不破壞角膜組織,所以相對來講,一旦停了以后,它的形狀還會恢復到原裝,是一個可逆的改變,手術的一般是不可逆的,比如說給你切了,削薄了就是薄了,不可能恢復到原狀,可能危險系數比較大一點,雖然成功率很高,但是如果要是不成功的話不就不好了嘛。

      主持人:還有說這個會引起暴盲。

      謝培英:這個會有分辨率下降什么的會有的,就是說比如說我看這個手,五個手指頭可以看清楚,但是手的紋理就看不清楚,這個要是成功的話也就是維持幾十年,比如說你老了,老花了不也得戴眼鏡嗎?

      主持人:那這個角膜塑形鏡有沒有針對老花的?

      謝培英:已經開始有了。

      主持人:那這個角膜塑形鏡長期配戴不會有問題嗎?

      謝培英:我們也在研究,我們還發過一篇文章,就是這個戴時間長了之后對眼睛有什么不良影響,基本上沒有什么,比如說角膜細胞、密度、形態都沒有什么太大改變,沒有什么太多影響,而且從并發癥來講,也就是一些輕微的并發癥,比如說輕微的充血、細點狀的脫落,但是這個也是可以再生的,每天要脫一層要長一層。所以這不是什么大問題。至于說嚴重的角膜感染這些問題,最近幾年也是很少見,很少見,所以總體來講安全性還是比較高的。

      主持人:,咱們由于時間關系,今天的訪談也差不多了。在訪談之前對OK鏡存有疑慮的網友,聽完了我們的訪談估計應該也可以放心了,今天也是謝謝您來我們雅虎訪談做客,謝謝!

      謝培英:謝謝!

       

      ,Tahoma; mso-ascii-font-family: Verdana; mso-hansi-font-family: Verdana">,而第一組長的度數只有0.08,所以差很多,從這個意義上講,對近視延緩有一定的效果,而且國外有很多報道,我們香港那邊也有,香港理工大學也有一些報道,兒童的眼軸的增長,戴框架眼鏡每年可能增長的比較大,那么戴角膜塑形鏡增長率只有戴框架眼鏡的二分之一左右。因為這個框架眼鏡使近視會發展很快。

      主持人:那有遺傳性的孩子或者成人,就是這個角膜塑形鏡對他們也有用嗎?

      謝培英:也有用。我們現在觀察的幾千個別人,各種各樣的情況都有,有的就是單純的近視,有的還可能是一種,因為有家族的軸性近視,有的已經很高了,發展到600度、800度以上的病理近視,但是都有一定的效果。 
      主持人:您說到國外的技術還有香港技術,我們這個技術是不是也是從國外引進過來的?

      謝培英:這個屬于老樹開新花,就是對近視進行一定的調控的話在上世紀60年代初期已經開始有這個了。

      主持人:這么早啊!

      謝培英:但是那時候技術水平比較低,材料本身也沒有出現透氧的硬型隱型眼鏡,是不透氧的,在整個過程中比較繁雜,需要不斷地更換鏡片,最近角膜塑形鏡的技術有一個突飛猛進的發展,這樣的話從加工,因為有了數控車床加工技術,材料呢有了比較好的材料,設計思路也有一些花樣翻新,這樣就促使質量變的比較快速、方便、準確、簡潔,這樣就容易被大家接受,應該是一種老技術開新花。()我們現在用的技術也是開始從美國那邊傳過來的。

      主持人:現在美國那邊,國外配戴這個角膜塑形鏡的人數多嗎?

      謝培英:量不是太大。因為總體上來講,就是兩大趨勢??傮w來講好象我們亞洲這邊的比例高一點,因為什么呢?因為從對近視的控制和降低的效應來講,亞洲人更為需求更大一點,因為這邊的近視的發生率比較高一些。另外還有一個趨勢,從歐洲那邊,主要考慮怎么用角膜塑形鏡提高自己的生活質量,他們都是一些中低度的近視,在白天打球、參加娛樂活動不愿意戴眼鏡,他們主要是為了改善自己的生活,這是兩大趨勢。美國這兩方面都有。另外美國,因為它跟我們中國情況不太一樣,它是眼科醫生和視光醫生是完全分開的,是兩個領域的東西。在美國這個工作是視光醫生做,而不是眼科醫生做。

      主持人:這兩個有區別嗎?

      謝培英:有。眼科醫生是做手術、用藥物之類的。視光醫生,我們所說一種跨學科概念,他應該把醫科理工科有機地結合在一起,比如說開發一些材料,做的設計,物理光學一些東西,那么他的加工一些東西,這都屬于工科的東西,傳統醫生做不了這個東西,等于分開了,等于兩個不同的領域。

      主持人:那我們眼視光中心也像美國一樣分開嗎?

      謝培英:我們重點做視光的東西,就像美國的視光醫生做的工作。但是從我們本人來講,我們自己都是醫學院校畢業的,后來在工作當中,因為我們可能對這個方面比較感興趣,慢慢地對這個領域進行研究探討,所以我們的工作重心放在這塊了,放在光學矯正這塊了。

      主持人:我們要是想配戴角膜塑形鏡都要走什么流程?

      謝培英:如果要配一個的話,首先一點你要對這個東西有所了解,你要跟醫生有一個很好的咨詢,了解它是什么原理,什么程序,首先要了解清楚,另外在這之前要對眼睛做一個全面的檢查。還要對他的整個光學成像系統做一個檢查,一般檢查項目要多達20多項。

      主持人:大概都有什么?

      謝培英:比如說角膜、結膜、晶體、外眼睛的情況都要檢查情況有沒有炎癥、疾病、有什么異常問題。另外還有角膜的形狀,我們要測一下它的弧度,還有測量整個角膜形狀,差不多幾千個點都要把它整個形狀搞清楚了。因為要在這個基礎上,因為你是對角膜進行矯型,所以角膜形狀非常重要,比如說有的特別平、突的話,可能要考慮將來治療效果不是很好,這就不是好的適應癥,我們要先溝通好另外角膜的厚度,中心厚度、邊緣厚度都要測。

      主持人:是厚好還是薄好?

      謝培英:相對來進厚一點比較好。另外眼壓,眼底,都要做,還要驗光,你是多少度近視,有沒有散光,如果散光太大,是不是需要其他的設計,這個都要看,還要測一下眼軸,要評價一下他今后近視發展的情況,另外他治療之后的變化這個都要檢查一下,當然進一步我們還要看一些內皮細胞、上皮細胞的水平,另外還要做一些它的光學成像的、光學質量,眼睛的情況,比如說除了一般的視力,還有光對比度,對比度的視力,甚至有必要還要做一些波前像差,還有淚膜,分泌量,穩定性等,做的項目非常多,所有的做完之后,我們要在檢查的基礎上挑選一個我們認為比較合理的設計,要給他做試戴,一般要大約戴一個小時左右,做試戴的目的我們要看他對鏡片的反映,有沒有不良反映,還有這個設計是否合理,能不能跟眼表面有一個相對的合理的吻合度,在這個基礎上我們最后還要檢查完之后,沒有任何問題,在這個基礎上我們要進行一個微調整,給他定做鏡片,然后定做之后做一個檢測,看看是不是和我們當時處方是相同的,另外對患者有一定的培訓,告訴他怎么使用這個鏡片,怎么戴、消毒、清潔、處理、跟醫生配合,要對他有一次到兩次的指導。所以呢,這是一個很復雜的過程,不是一個很簡單的事情。

      主持人:那咱們角膜塑形鏡也像眼鏡店軟性的眼鏡,成批做好,比如說我是300,您就拿出一個300度的眼鏡給我戴嗎?

      謝培英:一般不是這樣,大體上是兩種程序,一種程序是像我們剛才說的,利用一個系列的試戴片,這個是有很多弧度準備好,你戴鏡片的同時自己進行微調整。

      還有一種是利用角膜地形圖的情況,國外就是很多利用這個方法,特別是西方人,西方人眼睛結構跟我們東方人不一樣,他們都是凹進去,而且對眼皮的影響不太明顯,但是東方人影響很明顯,他們就在角膜地形圖做設計,之后直接給患者戴上,如果不好就進行修正,用這個的話成功率會高一些。

      主持人:亞洲人用第一種方法?

      謝培英:,這種方法多。

      主持人:哪些人不太適合戴這種?

      謝培英:一個是我們要檢查,如果發現眼睛有炎癥,比如說有結膜、角膜的一些特殊問題,過大,或者過小,過陡、過平,或者有一些斑痕、曾經發炎什么的,這些都不太適合使用。再一個就是說他,比如說抵抗力差一點,或者有全身的問題也不太適合。比如說他個人衛生差。()你看著他手都洗不干凈的話,因為這個本身要用手來處理,他個人衛生管理比較差我們也不放心也不會讓他去戴這個東西,因為這是一個非常潔凈的工作,另外就是他周圍,比如說有時經常有污染,也不好,環境污染也不好。再一個就是說要看它的,我們叫做醫從性,他能不能跟我們醫生有一個很好的配合性,這個我們要有一個判斷,如果他醫從性很不好,那我們也不給他戴,這樣會很容易出問題。這個還是屬于醫療的高消費,所以家庭條件差一點,比如說他沒有辦法定期更換鏡片,一個鏡片給你戴好幾年也容易出問題,所以方方面面我們一定要考慮清楚,我們對患者的篩選也是很嚴格。

      主持人:前幾年有過報道,OK鏡其實不好什么的,這是不是,就是不適合他的人用了這個OK鏡所以才這樣?

      謝培英:,這個是這樣子。這個OK鏡好與不好的話,我覺得完全是因人而異的,但是總的來講,根據我們的經驗,還有國外先進經驗的話,我們認為OK鏡還是一個很好的技術。特別是最近這幾年從美國、歐洲、加拿大那邊也很重視這個,所以到目前為止已經開了三屆的全球的角膜塑形的大會,我們也參加了,就表明在整個國際社會對這項技術還是很關注的。幾年前我們在北京也開過一次中美的角膜塑形學術高峰論壇,也針對國內情況做了這方面的工作,這個技術還是一個非常好的技術,關鍵看你怎么掌握,首先一點,國外的話,因為當時前幾年我們國內出了一些問題,國外的醫生包括我們的醫生坐下來分析了原因,有這么幾點,第一點有很多東西是假冒偽劣的東西造成的,有的是粗制濫造。第二點我們從業人員的水平參差不齊,有的在大醫院配的話沒有什么問題,有出問題的是在小的醫院,他們的工作人員不懂這個,沒有把這個工作看作醫療化的工作,所以容易出問題,另外一個是沒有對患者進行相應的指導,沒有告訴他怎么戴等等一些問題,都是很盲目的,所以也容易出問題。最近這幾年國家也有一些相關的條例,這個醫生的要求一定要是眼科醫生,而且是主治眼科醫生,還有醫療設備,這就限制一些不合格的地方不做這些工作了,如果要到規范的單位做這個工作基本上沒有什么問題了,如果要是規范化、嚴格化、科學化使用的話,這個效果還是比較好,也比較安全。

      主持人:一定要去醫院配戴這個矯型鏡?

      謝培英:,或者到我們這些專業的中心。

      主持人:千萬別到眼鏡店?

      謝培英:這個按國家規定也不允許的。

      主持人:我們對于OK鏡的護理應該是怎么樣一個程序?

      謝培英:護理的話,鏡片無論你是摘也好,戴也好,首先手的清潔非常重要。這個手也是一個附屬用品了,手要有非常好的清潔,另外鏡片必須要使用專用的護理產品。

      主持人:護理液?

      謝培英:,有專門的護理液,不能用一般的洗手液、肥皂清潔,要用專門的護理液清潔,要不然該產生不良的影響。

      主持人:和其他一般護理液不一樣嗎?

      謝培英:不一樣。如果護理不當可能清潔地不太干凈,而且可能有一些沉淀的東西跑到鏡片里,如果這些東西聚集在鏡片上會對眼睛產生不良影響,所以鏡片的清潔護理也是非常非常重要。這塊工作做好了事半功倍,這塊工作做不好的話也會造成一些隱患。所以呢,我們在做這個工作的時候也很注重、重視對患者這方面的培訓,而且我們每次定期復查,每次定期復查的話我們都要確認一下這個患者在清洗鏡片的操作過程當中有沒有一些不規范的地方,我們要重新地反反復復地給他強調一些注意事項。

      主持人:那我們晚上戴大概要多久?

      謝培英:一般的話睡眠時間,比如說中低度的近視就是7-9小時左右。但是高度的,比如說超過7、8百度,甚至有一千度以上,這樣的患者我們不主張他晚上戴,我們讓他白天戴?

      主持人:白天戴也可以矯型嗎?

      謝培英:也有。但是可能效果不是特別好,這樣的話全天可以維持一個恒定的好的視力效果,也會出現一定的角膜塑形,而且從安全角度來講,度數高,白天戴的話其他的一些不良反映出現少一些。

      主持人:不是說多睡一會兒就好。

      謝培英:不是這樣的。這個對降低度數有一定的限度,我們現在做的降度的設計一般不超過600度。

      主持人:有網友問問題了,有問題說他從10歲開始近視了,現在已經23歲了,他說激光可不可以治愈?您剛才也說了沒有一個方法都可以治愈。

      謝培英:,有的患者做了激光手術,有的多多少少還在回退,可能度數高的回退度數越高,比如說800度以上的患者做了手術四五年就回退了,當然這個因人而異,有的有可能7、8年回退,我說這個還是完全成功的情況下,如果不成功,可能還會有其他一些問題,甚至嚴重的一些問題,風險比較大,不管怎么樣,畢竟它還是一個手術,它是要利用光把角膜做一個切削,還是有一定的危險性。

      主持人:聽著就比較可怕!還有朋友問,現在有很多眼鏡店,是不是一般的在這些地方配就可以了,畢竟醫院還是貴一些。

      謝培英:我們現在強調驗光問題,這個是很重要的,有的打著醫學驗光的牌子,但是到底怎么樣我們也不太清楚,因為驗光的好與壞,會直接關系到眼鏡配出來會不會對你眼睛有幫助,有的不好的話會對你眼睛不但沒有幫助甚至還有危害。北京電視臺給我們提供了一個患者的案例,他到不同眼鏡店驗光,拿到了7份眼光報告,這個報告相差很多,最多有700,后來我們給他檢查他是一個假性近視。當然說了你說的這個也不是不可以,但是我們講究一定驗光準確,我們講究雙眼的效果,我們要求雙眼看起來比較協調、平和、舒服、持久,不要說什么樣都可以,所以一定要有這樣的背景、常識才能驗光好。第二個眼鏡要做的好,不能欺騙顧客,是不是有一個非常好的樹脂鏡片,包括瞳孔距離等等是不是都做的恰如其份,這個也是一個比較復雜的過程,不是說哪便宜到哪去,還是建議大家要到正規的地方,不管是醫院還是眼鏡店,因為有的醫院條件有限,可能病人多,不可能給你花費太多時間,所以大家選擇上還是要慎重。

      主持人:那未成年孩子戴框架鏡好還是戴塑形鏡好?

      謝培英:這個要確定他是真性近視還是假性近視,如果是假性近視先不要急于戴眼鏡,還有如果他是真性近視還要看一下他的發展趨勢,如果發展速度非???/span>,還是戴塑形鏡比較好,省了以后發展度數大了之后就不好了。這個我們也要做一個全面檢查,通過全面檢查,我們醫生會對他有一個大致的判斷,比如說眼軸長不長,還有根據當時驗光的情況,弧度的測量,角膜厚度的測量,以及家族各方面情況的了解,醫生大致有一個判斷,他是不是容易發展,他發展的速度是不是很快,這樣給他一個很好的建議。

      主持人:那角膜塑形鏡一旦配了以后還要做復查嗎?

      謝培英:一旦配了以后,我們強調這是我們醫療服務的開始不是終結,所以我們要求患者第一次配了話,如果是北京的患者我們要求他三天就過來查一次,之后就是一周,以后我們就要求他一個月,兩個月做一個定期的檢查。如果一旦發現有不舒服的感覺,一定不要再戴,而且盡快地到醫院接受檢查。所以對他的監控應該是很嚴格的。如果是外地患者我們也建議他到當地醫院做一個復查,比如說三個月到六個月到我們中心做堅持。

      主持人:是看他有沒有眼疾?

      謝培英:對。比如說淚膜等等的問題。還有我們要對鏡片進行檢查,在他使用過程中有沒有處理干凈,有沒有磨損、缺損、變色之類的異常情況,我們每次檢查都要做檢查,還有查視力,眼睛、鏡片的護理情況是不是到位,有不正確的地方我們進行指導。

      主持人:那就是復查的時候戴鏡片過去?

      謝培英:,戴鏡、摘鏡都要檢查。

      主持人:是戴著過去查嗎?

      謝培英:這個要看時間,如果是一早的話戴著來就可以了。這個也是因人而異。

      主持人:那復查的話,一般都會容易出現哪些問題?

      謝培英:有的是晚上睡覺的時候,第二天摘鏡可能有黏膜粘一下,這個我們通常建議大家點一些潤滑的液體,可能會有小的脫落。

      主持人:是初期多一點嗎?

      謝培英:嗯。這個鏡片壽命我們要求不超過兩年,有的人可能不舍得丟掉,不遵醫囑會使用三年,甚至有的使用七年,這個就不好了,這個眼鏡已經老化變形了,戴到眼睛上也不好,這樣看東西就不清楚了,有重影出現。

      主持人:一定要遵循遺屬。那角膜塑形鏡大概費用要多少?

      謝培英:這個要因人而異,一個看你采用哪種方法,還有要根據度數來,根據選擇的不同廠家,比如說我用荷蘭或者日本或者美國,這個定位都不太一樣。

      主持人:這個是讓患者來選的嗎?

      謝培英:我們會給他一個介紹,最主要由醫生選擇,除了材料、加工精度之外還有一個設計問題,每一設計可能適合于不同的眼鏡,哪種眼鏡最適合你只有醫生最有數,你自己可能不太清楚,當然有一個價位的問題讓患者選擇。我們一般從三千多塊錢到5、6千塊錢這么一個檔次,這個還是很便宜的,完全相同的東西,如果我們在香港配的話可能要一萬六。

      主持人:這么貴。

      謝培英:,每個地方和每個地方都不一樣,可能廣州上海比我們要高一些,要六千多,八千多。

      主持人:其實跟度數有關。

      謝培英:,度數高相對來講難度大一點,所以加工方面要求要高一些。

      主持人:北京有多少家醫院可以做這個?

      謝培英:目前除了我們,人民醫院可能少量地做一點,原來有北大小兒眼科也少量地做一點點,其他地方好象就沒有在做。

      主持人:沒有專業地研究?

      謝培英:,這個工作很麻煩,一個是需要你有這樣的專業技術,另外需要你有耐心、責任心,要反復不斷地監控患者,跟一般的眼科治療,做一個手術,用點藥,完全不同,所以有的大醫院沒有辦法考慮這個,他沒有這么多時間,大部分病人可能通過手術、藥物治療,沒有辦法考慮做這個。

      主持人:這個技術在全國肯定應用的就更少了?

      謝培英:,除了北京,廣州中山眼科中心做的量還是挺多的,大概有幾千個病人了。還有像上海一些醫院。

      主持人:有網友在說,角膜塑形鏡和準分子激光手術有什么區別嗎?

      謝培英:最大的區別一個是手術一個是物理治療,物理治療就是使它的形狀發生變形,但是不破壞角膜組織,所以相對來講,一旦停了以后,它的形狀還會恢復到原裝,是一個可逆的改變,手術的一般是不可逆的,比如說給你切了,削薄了就是薄了,不可能恢復到原狀,可能危險系數比較大一點,雖然成功率很高,但是如果要是不成功的話不就不好了嘛。

      主持人:還有說這個會引起暴盲。

      謝培英:這個會有分辨率下降什么的會有的,就是說比如說我看這個手,五個手指頭可以看清楚,但是手的紋理就看不清楚,這個要是成功的話也就是維持幾十年,比如說你老了,老花了不也得戴眼鏡嗎?

      主持人:那這個角膜塑形鏡有沒有針對老花的?

      謝培英:已經開始有了。

      主持人:那這個角膜塑形鏡長期配戴不會有問題嗎?

      謝培英:我們也在研究,我們還發過一篇文章,就是這個戴時間長了之后對眼睛有什么不良影響,基本上沒有什么,比如說角膜細胞、密度、形態都沒有什么太大改變,沒有什么太多影響,而且從并發癥來講,也就是一些輕微的并發癥,比如說輕微的充血、細點狀的脫落,但是這個也是可以再生的,每天要脫一層要長一層。所以這不是什么大問題。至于說嚴重的角膜感染這些問題,最近幾年也是很少見,很少見,所以總體來講安全性還是比較高的。

      主持人:,咱們由于時間關系,今天的訪談也差不多了。在訪談之前對OK鏡存有疑慮的網友,聽完了我們的訪談估計應該也可以放心了,今天也是謝謝您來我們雅虎訪談做客,謝謝!

      謝培英:謝謝!

       

      <button id="li42p"><object id="li42p"><input id="li42p"></input></object></button>

    国产熟女丝袜高跟视频_韩国19禁床震无遮掩免费_宝贝小嫩嫩好紧好爽H_成年美女黄网站色奶头大全

     

     

     

     

     

     

     

     

     

     

    眼視光中心主任謝培英談硬性角膜塑形鏡

         

     

      

     

     

    主持人:各位網友大家上午好,歡迎來到雅虎嘉賓訪談!今天請到的嘉賓是北京大學醫學部眼視光中心主任謝培英主任,歡迎您!

    謝培英:大家好。

    主持人:既然是眼視光中心,那今天我們主要討論一下近視以及角膜塑形鏡的問題。首先請您給我們講一下什么是角膜塑形鏡。

    謝培英:好的,我先介紹一下什么是角膜塑形鏡,就是一種物理矯形的辦法,通過設定的、程序化的一種特殊設計的一種硬質的角膜塑形鏡讓它戴眼睛表面然后促使角膜按照我們設定的合理的形狀發生變形,通過形狀的改變就可以使它原來存在的近視、散光一些問題得到一些有效的矯正,這樣可以使這些問題得到解決,同時如果長期使用可以使近視得到一定的控制,可能起到預防和治療的效應。所以說這個方法應該說在目前,在最近這幾年應該是一個比較好的技術,一個新的技術,特別是對于控制近視是一個非常好的技術。

    主持人:是不是我們平時說的OK?

    謝培英:對。過去我們俗稱叫OK鏡。但是學名我們叫做角膜塑形鏡或者叫做角膜矯形鏡,是一個物理的方法。 
    主持人:那它的原理是什么呢?怎么說戴這么一個隱型眼鏡就會會把角膜給塑形了?

    謝培英:這個一般來說軟性東西會隨著硬性的東西會發生變型,我們眼睛角膜比較軟質的東西,這個角膜塑形鏡硬度比角膜硬度要高,所以在戴鏡的過程當中就會逐漸地發生一個形狀的改變,這個現象實際上已經從十幾年前已經發現了,也就是近幾年用這個方法對角膜產生一個合理塑形的治療方法。

    主持人:您說它有一定的硬度,會不會對眼睛不太好?

    謝培英:一般來講,因為硬質的角膜接觸鏡的這個技術已經有幾十年的歷史了,我們先不說塑形鏡,就是說普通的硬質的角膜接觸鏡,或者我們把它叫做RGP,那么這項技術,比如說在世界各地已經有成千上萬的人配戴過,而且在使用過程中得到了證實,它對一些近視、遠視、散光特別是高度的,都有很好的矯正效果,而且長期使用也沒有對眼睛造成特別的不良影響,當然前提是在科學和規范的使用前提之下可以達到一個安全有效的作用。所以,這個說硬性角膜塑形鏡這個技術是一個好的東西,使用好的話是一個安全有效的方法。

    主持人:哪些人適合戴這些硬性角膜塑形鏡?

    謝培英:它的適用范圍是很寬廣的。一般我們說所有眼睛涉及到視力矯正方面,如果說在框架眼鏡沒有好的效果的話它都可以用,就是我剛才說的近視、散光,高度的特別是,還有手術后,有的做一些激光手術后還有角膜移植手術后還有先天異常等等,所有眼科的疑難問題都可以利用這個得到一個好的解決,所以它在光學效果上應該在目前所有一些光學鏡片里它是最優質的最有優勢的。

    主持人:您剛才說激光手術以后也要戴這個嗎?

    謝培英:激光手術因為有些患者并沒有達到他手術前的效應,比如說他是想摘掉眼鏡,想獲得一個好的視覺效果,但是沒有達到這個效果,可能殘存一些度數,有的時候沒有減少有的時候還增加一些散光的問題,這種情況又不能反復做手術,所以對這樣的患者我們也考慮利用這個技術進行矯正,這個效果也不錯我們中心差不多有一兩百個這樣的患者,都是因為做完手術

    主持人:沒有達到心理要求?

    謝培英:,有的甚至于很糟糕,還有一些病發的問題,用這個都可以獲得比較好的效果。

    主持人:有的不敢做手術就怕有后遺癥。

    謝培英:,手術應該慎重,特別是小孩,在一些近視發展快的孩子,我們建議他選擇非手術的方法。

    主持人:未成年的學生也可以戴那個嗎?

    謝培英:可以的?,F在我們治療這個呢大針對青少年近視,比如說在10歲左右,一直到20歲左右,這個近視是發展最快的階段,這個階段特別是有些家族,比如說父母或者家里面有近視的孩子發展很快,每年可能長100200,像這樣的孩子不給予控制的話很容易發展成高度近視,這樣對以后學習、就業都產生不良的影響。這樣我們主張早期控制,早期干預越好。那么很多方法,有很多方法,總體講國際上認可的還是角膜塑形鏡。

    主持人:比較安全?

    謝培英:應該沒有太大的問題。當然它有前提,前提就是必須要在醫生的嚴格指導之下,有一個科學的驗配、使用過程。我們有的患者已經戴了10年以上了,總體上有幾千個病人,基本上沒有出現嚴重的并發問題,你管理的嚴格基本上還是一個比較安全的技術。

    主持人:有的人會問,是不是在孩子階段戴角膜塑形鏡可以把近視治好?

    謝培英:應該說到目前為止,針對近視防治方法有很多,但是沒有一個方法屬于根治的,包括現在比如說你成年以后做手術,也不一定是根治的辦法,角膜塑形鏡也不是一個完全根治的辦法,但是如果你使用的合理,在長期戴鏡的情況下對近視發展有明顯的控制和延緩的作用。我們有很多患者戴了三四年,然后停掉了,因為角膜可能會反彈回去,但是度數發現就沒有再繼續長,我們也做過這樣的研究,我們有兩組病人,一組病人平均戴三年左右,后來停了一兩年,然后又戴自己的框架眼睛,還有一組病人一直戴框架眼睛,我們計算了一下,戴框架眼睛平均長75從這個意義上講,對近視延緩有一定的效果,而且國外有很多報道,我們香港那邊也有,香港理工大學也有一些報道,兒童的眼軸的增長,戴框架眼鏡每年可能增長的比較大,那么戴角膜塑形鏡增長率只有戴框架眼鏡的二分之一左右。因為這個框架眼鏡使近視會發展很快。

    主持人:那有遺傳性的孩子或者成人,就是這個角膜塑形鏡對他們也有用嗎?

    謝培英:也有用。我們現在觀察的幾千個別人,各種各樣的情況都有,有的就是單純的近視,有的還可能是一種,因為有家族的軸性近視,有的已經很高了,發展到600度、800度以上的病理近視,但是都有一定的效果。 
    主持人:您說到國外的技術還有香港技術,我們這個技術是不是也是從國外引進過來的?

    謝培英:這個屬于老樹開新花,就是對近視進行一定的調控的話在上世紀60年代初期已經開始有這個了。

    主持人:這么早啊!

    謝培英:但是那時候技術水平比較低,材料本身也沒有出現透氧的硬型隱型眼鏡,是不透氧的,在整個過程中比較繁雜,需要不斷地更換鏡片,最近角膜塑形鏡的技術有一個突飛猛進的發展,這樣的話從加工,因為有了數控車床加工技術,材料呢有了比較好的材料,設計思路也有一些花樣翻新,這樣就促使質量變的比較快速、方便、準確、簡潔,這樣就容易被大家接受,應該是一種老技術開新花。()我們現在用的技術也是開始從美國那邊傳過來的。

    主持人:現在美國那邊,國外配戴這個角膜塑形鏡的人數多嗎?

    謝培英:量不是太大。因為總體上來講,就是兩大趨勢??傮w來講好象我們亞洲這邊的比例高一點,因為什么呢?因為從對近視的控制和降低的效應來講,亞洲人更為需求更大一點,因為這邊的近視的發生率比較高一些。另外還有一個趨勢,從歐洲那邊,主要考慮怎么用角膜塑形鏡提高自己的生活質量,他們都是一些中低度的近視,在白天打球、參加娛樂活動不愿意戴眼鏡,他們主要是為了改善自己的生活,這是兩大趨勢。美國這兩方面都有。另外美國,因為它跟我們中國情況不太一樣,它是眼科醫生和視光醫生是完全分開的,是兩個領域的東西。在美國這個工作是視光醫生做,而不是眼科醫生做。

    主持人:這兩個有區別嗎?

    謝培英:有。眼科醫生是做手術、用藥物之類的。視光醫生,我們所說一種跨學科概念,他應該把醫科理工科有機地結合在一起,比如說開發一些材料,做的設計,物理光學一些東西,那么他的加工一些東西,這都屬于工科的東西,傳統醫生做不了這個東西,等于分開了,等于兩個不同的領域。

    主持人:那我們眼視光中心也像美國一樣分開嗎?

    謝培英:我們重點做視光的東西,就像美國的視光醫生做的工作。但是從我們本人來講,我們自己都是醫學院校畢業的,后來在工作當中,因為我們可能對這個方面比較感興趣,慢慢地對這個領域進行研究探討,所以我們的工作重心放在這塊了,放在光學矯正這塊了。

    主持人:我們要是想配戴角膜塑形鏡都要走什么流程?

    謝培英:如果要配個的話,首先一點你要對這個東西有所了解,你要跟醫生有一個很好的咨詢,了解它是什么原理,什么程序,首先要了解清楚,另外在這之前要對眼睛做一個全面的檢查。還要對他的整個光學成像系統做一個檢查,一般檢查項目要多達20多項。

    主持人:大概都有什么?

    謝培英:比如說角膜、結膜、晶體、外眼睛的情況都要檢查情況有沒有炎癥、疾病、有什么異常問題。另外還有角膜的形狀,我們要測一下它的弧度,還有測量整個角膜形狀,差不多幾千個點都要把它整個形狀搞清楚了。因為要在這個基礎上,因為你是對角膜進行矯型,所以角膜形狀非常重要,比如說有的特別平、突的話,可能要考慮將來治療效果不是很好,這就不是好的適應癥,我們要先溝通好另外角膜的厚度,中心厚度、邊緣厚度都要測。

    主持人:是厚好還是薄好?

    謝培英:相對來進厚一點比較好。另外眼壓,眼底,都要做,還要驗光,你是多少度近視,有沒有散光,如果散光太大,是不是需要其他的設計,這個都要看,還要測一下眼軸,要評價一下他今后近視發展的情況,另外他治療之后的變化這個都要檢查一下,當然進一步我們還要看一些內皮細胞、上皮細胞的水平,另外還要做一些它的光學成像的、光學質量,眼睛的情況,比如說除了一般的視力,還有光對比度,對比度的視力,甚至有必要還要做一些波前像差,還有淚膜,分泌量,穩定性等,做的項目非常多,所有的做完之后,我們要在檢查的基礎上挑選一個我們認為比較合理的設計,要給他做試戴,一般要大約戴一個小時左右,做試戴的目的我們要看他對鏡片的反映,有沒有不良反映,還有這個設計是否合理,能不能跟眼表面有一個相對的合理的吻,合度,在這個基礎上我們最后還要檢查完之后,沒有任何問題,在這個基礎上我們要進行一個微調整,給他定做鏡片,然后定做之后做一個檢測,看看是不是和我們當時處方是相同的,另外對患者有一定的培訓,告訴他怎么使用這個鏡片,怎么戴、消毒、清潔、處理、跟醫生配合,要對他有一次到兩次的指導。所以呢,這是一個很復雜的過程,不是一個很簡單的事情。

    主持人:那咱們角膜塑形鏡也像眼鏡店軟性的眼鏡,成批做好,比如說我是300,您就拿出一個300度的眼鏡給我戴嗎?

    謝培英:一般不是這樣,大體上是兩種程序,一種程序是像我們剛才說的,利用一個系列的試戴片,這個是有很多弧度準備好,你戴鏡片的同時自己進行微調整。還有一種是利用角膜地形圖的情況,國外就是很多利用這個方法,特別是西方人,西方人眼睛結構跟我們東方人不一樣,他們都是凹進去,而且對眼皮的影響不太明顯,但是東方人影響很明顯,他們就在角膜地形圖做設計,之后直接給患者戴上,如果不好就進行修正,用這個的話成功率會高一些。

    主持人:亞洲人用第一種方法?

    謝培英:,這種方法多。

    主持人:哪些人不太適合戴這種?

    謝培英:一個是我們要檢查,如果發現眼睛有炎癥,比如說有結膜、角膜的一些特殊問題,過大,或者過小,過陡、過平,或者有一些斑痕、曾經發炎什么的,這些都不太適合使用。再一個就是說他,比如說抵抗力差一點,或者有全身的問題也不太適合。比如說他個人衛生差。()你看著他手都洗不干凈的話,因為這個本身要用手來處理,他個人衛生管理比較差我們也不放心也不會讓他去戴這個東西,因為這是一個非常潔凈的工作,另外就是他周圍,比如說有時經常有污染,也不好,環境污染也不好。再一個就是說要看它的,我們叫做醫從性,他能不能跟我們醫生有一個很好的配合性,這個我們要有一個判斷,如果他醫從性很不好,那我們也不給他戴,這樣會很容易出問題。這個還是屬于醫療的高消費,所以家庭條件差一點,比如說他沒有辦法定期更換鏡片,一個鏡片給你戴好幾年也容易出問題,所以方方面面我們一定要考慮清楚,我們對患者的篩選也是很嚴格。

    主持人:前幾年有過報道,OK鏡其實不好什么的,這是不是,就是不適合他的人用了這個OK鏡所以才這樣?

    謝培英:,這個是這樣子。這個OK鏡好與不好的話,我覺得完全是因人而異的,但是總的來講,根據我們的經驗,還有國外先進經驗的話,我們認為OK鏡還是一個很好的技術。特別是最近這幾年從美國、歐洲、加拿大那邊也很重視這個,所以到目前為止已經開了三屆的全球的角膜塑形的大會,我們也參加了,就表明在整個國際社會對這項技術還是很關注的。幾年前我們在北京也開過一次中美的角膜塑形學術高峰論壇,也針對國內情況做了這方面的工作,這個技術還是一個非常好的技術,關鍵看你怎么掌握,首先一點,國外的話,因為當時前幾年我們國內出了一些問題,國外的醫生包括我們的醫生坐下來分析了原因,有這么幾點,第一點有很多東西是假冒偽劣的東西造成的,有的是粗制濫造。第二點我們從業人員的水平參差不齊,有的在大醫院配的話沒有什么問題,有出問題的是在小的醫院,他們的工作人員不懂這個,沒有把這個工作看作醫療化的工作,所以容易出問題,另外一個是沒有對患者進行相應的指導,沒有告訴他怎么戴等等一些問題,都是很盲目的,所以也容易出問題。最近這幾年國家也有一些相關的條例,這個醫生的要求一定要是眼科醫生,而且是主治眼科醫生,還有醫療設備,這就限制一些不合格的地方不做這些工作了,如果要到規范的單位做這個工作基本上沒有什么問題了,如果要是規范化、嚴格化、科學化使用的話,這個效果還是比較好,也比較安全。

    主持人:一定要去醫院配戴這個矯型鏡?

    謝培英:,或者到我們這些專業的中心。

    主持人:千萬別到眼鏡店?

    謝培英:這個按國家規定也不允許的。

    主持人:我們對于OK鏡的護理應該是怎么樣一個程序?

    謝培英:護理的話,鏡片無論你是摘也好,戴也好,首先手的清潔非常重要。這個手也是一個附屬用品了,手要有非常好的清潔,另外鏡片必須要使用專用的護理產品。

    主持人:護理液?

    謝培英:,有專門的護理液,不能用一般的洗手液、肥皂清潔,要用專門的護理液清潔,要不然該產生不良的影響。

    主持人:和其他一般護理液不一樣嗎?

    謝培英:不一樣。如果護理不當可能清潔地不太干凈,而且可能有一些沉淀的東西跑到鏡片里,如果這些東西聚集在鏡片上會對眼睛產生不良影響,所以鏡片的清潔護理也是非常非常重要。這塊工作做好了事半功倍,這塊工作做不好的話也會造成一些隱患。所以呢,我們在做這個工作的時候也很注重、重視對患者這方面的培訓,而且我們每次定期復查,每次定期復查的話我們都要確認一下這個患者在清洗鏡片的操作過程當中有沒有一些不規范的地方,我們要重新地反反復復地給他強調一些注意事項。

    主持人:那我們晚上戴大概要多久?

    謝培英:一般的話睡眠時間,比如說中低度的近視就是7-9小時左右。但是高度的,比如說超過7、8百度,甚至有一千度以上,這樣的患者我們不主張他晚上戴,我們讓他白天戴?

    主持人:白天戴也可以矯型嗎?

    謝培英:也有。但是可能效果不是特別好,這樣的話全天可以維持一個恒定的好的視力效果,也會出現一定的角膜塑形,而且從安全角度來講,度數高,白天戴的話其他的一些不良反映出現少一些。

    主持人:不是說多睡一會兒就好。

    謝培英:不是這樣的。這個對降低度數有一定的限度,我們現在做的降度的設計一般不超過600度。

    主持人:有網友問問題了,有問題說他從10歲開始近視了,現在已經23歲了,他說激光可不可以治愈?您剛才也說了沒有一個方法都可以治愈。

    謝培英:,有的患者做了激光手術,有的多多少少還在回退,可能度數高的回退度數越高,比如說800度以上的患者做了手術四五年就回退了,當然這個因人而異,有的有可能7、8年回退,我說這個還是完全成功的情況下,如果不成功,可能還會有其他一些問題,甚至嚴重的一些問題,風險比較大,不管怎么樣,畢竟它還是一個手術,它是要利用光把角膜做一個切削,還是有一定的危險性。

    主持人:聽著就比較可怕!還有朋友問,現在有很多眼鏡店,是不是一般的在這些地方配就可以了,畢竟醫院還是貴一些。

    謝培英:我們現在強調驗光問題,這個是很重要的,有的打著醫學驗光的牌子,但是到底怎么樣我們也不太清楚,因為驗光的好與壞,會直接關系到眼鏡配出來會不會對你眼睛有幫助,有的不好的話會對你眼睛不但沒有幫助甚至還有危害。北京電視臺給我們提供了一個患者的案例,他到不同眼鏡店驗光,拿到了7份眼光報告,這個報告相差很多,最多有700,后來我們給他檢查他是一個假性近視。當然說了你說的這個也不是不可以,但是我們講究一定驗光準確,我們講究雙眼的效果,我們要求雙眼看起來比較協調、平和、舒服、持久,不要說什么樣都可以,所以一定要有這樣的背景、常識才能驗光好。第二個眼鏡要做的好,不能欺騙顧客,是不是有一個非常好的樹脂鏡片,包括瞳孔距離等等是不是都做的恰如其份,這個也是一個比較復雜的過程,不是說哪便宜到哪去,還是建議大家要到正規的地方,不管是醫院還是眼鏡店,因為有的醫院條件有限,可能病人多,不可能給你花費太多時間,所以大家選擇上還是要慎重。

    主持人:那未成年孩子戴框架鏡好還是戴塑形鏡好?

    謝培英:這個要確定他是真性近視還是假性近視,如果是假性近視先不要急于戴眼鏡,還有如果他是真性近視還要看一下他的發展趨勢,如果發展速度非???/span>,還是戴塑形鏡比較好,省了以后發展度數大了之后就不好了。這個我們也要做一個全面檢查,通過全面檢查,我們醫生會對他有一個大致的判斷,比如說眼軸長不長,還有根據當時驗光的情況,弧度的測量,角膜厚度的測量,以及家族各方面情況的了解,醫生大致有一個判斷,他是不是容易發展,他發展的速度是不是很快,這樣給他一個很好的建議。

    主持人:那角膜塑形鏡一旦配了以后還要做復查嗎?

    謝培英:一旦配了以后,我們強調這是我們醫療服務的開始不是終結,所以我們要求患者第一次配了話,如果是北京的患者我們要求他三天就過來查一次,之后就是一周,以后我們就要求他一個月,兩個月做一個定期的檢查。如果一旦發現有不舒服的感覺,一定不要再戴,而且盡快地到醫院接受檢查。所以對他的監控應該是很嚴格的。如果是外地患者我們也建議他到當地醫院做一個復查,比如說三個月到六個月到我們中心做堅持。

    主持人:是看他有沒有眼疾?

    謝培英:對。比如說淚膜等等的問題。還有我們要對鏡片進行檢查,在他使用過程中有沒有處理干凈,有沒有磨損、缺損、變色之類的異常情況,我們每次檢查都要做檢查,還有查視力,眼睛、鏡片的護理情況是不是到位,有不正確的地方我們進行指導。

    主持人:那就是復查的時候戴鏡片過去?

    謝培英:,戴鏡、摘鏡都要檢查。

    主持人:是戴著過去查嗎?

    謝培英:這個要看時間,如果是一早的話戴著來就可以了。這個也是因人而異。

    主持人:那復查的話,一般都會容易出現哪些問題?

    謝培英:有的是晚上睡覺的時候,第二天摘鏡可能有黏膜粘一下,這個我們通常建議大家點一些潤滑的液體,可能會有小的脫落。

    主持人:是初期多一點嗎?

    謝培英:嗯。這個鏡片壽命我們要求不超過兩年,有的人可能不舍得丟掉,不遵醫囑會使用三年,甚至有的使用七年,這個就不好了,這個眼鏡已經老化變形了,戴到眼睛上也不好,這樣看東西就不清楚了,有重影出現。

    主持人:一定要遵循遺屬。那角膜塑形鏡大概費用要多少?

    謝培英:這個要因人而異,一個看你采用哪種方法,還有要根據度數來,根據選擇的不同廠家,比如說我用荷蘭或者日本或者美國,這個定位都不太一樣。

    主持人:這個是讓患者來選的嗎?

    謝培英:我們會給他一個介紹,最主要由醫生選擇,除了材料、加工精度之外還有一個設計問題,每一設計可能適合于不同的眼鏡,哪種眼鏡最適合你只有醫生最有數,你自己可能不太清楚,當然有一個價位的問題讓患者選擇。我們一般從三千多塊錢到5、6千塊錢這么一個檔次,這個還是很便宜的,完全相同的東西,如果我們在香港配的話可能要一萬六。

    主持人:這么貴。

    謝培英:,每個地方和每個地方都不一樣,可能廣州上海比我們要高一些,要六千多,八千多。

    主持人:其實跟度數有關。

    謝培英:,度數高相對來講難度大一點,所以加工方面要求要高一些。

    主持人:北京有多少家醫院可以做這個?

    謝培英:目前除了我們,人民醫院可能少量地做一點,原來有北大小兒眼科也少量地做一點點,其他地方好象就沒有在做。

    主持人:沒有專業地研究?

    謝培英:,這個工作很麻煩,一個是需要你有這樣的專業技術,另外需要你有耐心、責任心,要反復不斷地監控患者,跟一般的眼科治療,做一個手術,用點藥,完全不同,所以有的大醫院沒有辦法考慮這個,他沒有這么多時間,大部分病人可能通過手術、藥物治療,沒有辦法考慮做這個。

    主持人:這個技術在全國肯定應用的就更少了?

    謝培英:,除了北京,廣州中山眼科中心做的量還是挺多的,大概有幾千個病人了。還有像上海一些醫院。

    主持人:有網友在說,角膜塑形鏡和準分子激光手術有什么區別嗎?

    謝培英:最大的區別一個是手術一個是物理治療,物理治療就是使它的形狀發生變形,但是不破壞角膜組織,所以相對來講,一旦停了以后,它的形狀還會恢復到原裝,是一個可逆的改變,手術的一般是不可逆的,比如說給你切了,削薄了就是薄了,不可能恢復到原狀,可能危險系數比較大一點,雖然成功率很高,但是如果要是不成功的話不就不好了嘛。

    主持人:還有說這個會引起暴盲。

    謝培英:這個會有分辨率下降什么的會有的,就是說比如說我看這個手,五個手指頭可以看清楚,但是手的紋理就看不清楚,這個要是成功的話也就是維持幾十年,比如說你老了,老花了不也得戴眼鏡嗎?

    主持人:那這個角膜塑形鏡有沒有針對老花的?

    謝培英:已經開始有了。

    主持人:那這個角膜塑形鏡長期配戴不會有問題嗎?

    謝培英:我們也在研究,我們還發過一篇文章,就是這個戴時間長了之后對眼睛有什么不良影響,基本上沒有什么,比如說角膜細胞、密度、形態都沒有什么太大改變,沒有什么太多影響,而且從并發癥來講,也就是一些輕微的并發癥,比如說輕微的充血、細點狀的脫落,但是這個也是可以再生的,每天要脫一層要長一層。所以這不是什么大問題。至于說嚴重的角膜感染這些問題,最近幾年也是很少見,很少見,所以總體來講安全性還是比較高的。

    主持人:,咱們由于時間關系,今天的訪談也差不多了。在訪談之前對OK鏡存有疑慮的網友,聽完了我們的訪談估計應該也可以放心了,今天也是謝謝您來我們雅虎訪談做客,謝謝!

    謝培英:謝謝!

     

    ,Tahoma; mso-ascii-font-family: Verdana; mso-hansi-font-family: Verdana">,而第一組長的度數只有0.08,所以差很多,從這個意義上講,對近視延緩有一定的效果,而且國外有很多報道,我們香港那邊也有,香港理工大學也有一些報道,兒童的眼軸的增長,戴框架眼鏡每年可能增長的比較大,那么戴角膜塑形鏡增長率只有戴框架眼鏡的二分之一左右。因為這個框架眼鏡使近視會發展很快。

    主持人:那有遺傳性的孩子或者成人,就是這個角膜塑形鏡對他們也有用嗎?

    謝培英:也有用。我們現在觀察的幾千個別人,各種各樣的情況都有,有的就是單純的近視,有的還可能是一種,因為有家族的軸性近視,有的已經很高了,發展到600度、800度以上的病理近視,但是都有一定的效果。 
    主持人:您說到國外的技術還有香港技術,我們這個技術是不是也是從國外引進過來的?

    謝培英:這個屬于老樹開新花,就是對近視進行一定的調控的話在上世紀60年代初期已經開始有這個了。

    主持人:這么早啊!

    謝培英:但是那時候技術水平比較低,材料本身也沒有出現透氧的硬型隱型眼鏡,是不透氧的,在整個過程中比較繁雜,需要不斷地更換鏡片,最近角膜塑形鏡的技術有一個突飛猛進的發展,這樣的話從加工,因為有了數控車床加工技術,材料呢有了比較好的材料,設計思路也有一些花樣翻新,這樣就促使質量變的比較快速、方便、準確、簡潔,這樣就容易被大家接受,應該是一種老技術開新花。()我們現在用的技術也是開始從美國那邊傳過來的。

    主持人:現在美國那邊,國外配戴這個角膜塑形鏡的人數多嗎?

    謝培英:量不是太大。因為總體上來講,就是兩大趨勢??傮w來講好象我們亞洲這邊的比例高一點,因為什么呢?因為從對近視的控制和降低的效應來講,亞洲人更為需求更大一點,因為這邊的近視的發生率比較高一些。另外還有一個趨勢,從歐洲那邊,主要考慮怎么用角膜塑形鏡提高自己的生活質量,他們都是一些中低度的近視,在白天打球、參加娛樂活動不愿意戴眼鏡,他們主要是為了改善自己的生活,這是兩大趨勢。美國這兩方面都有。另外美國,因為它跟我們中國情況不太一樣,它是眼科醫生和視光醫生是完全分開的,是兩個領域的東西。在美國這個工作是視光醫生做,而不是眼科醫生做。

    主持人:這兩個有區別嗎?

    謝培英:有。眼科醫生是做手術、用藥物之類的。視光醫生,我們所說一種跨學科概念,他應該把醫科理工科有機地結合在一起,比如說開發一些材料,做的設計,物理光學一些東西,那么他的加工一些東西,這都屬于工科的東西,傳統醫生做不了這個東西,等于分開了,等于兩個不同的領域。

    主持人:那我們眼視光中心也像美國一樣分開嗎?

    謝培英:我們重點做視光的東西,就像美國的視光醫生做的工作。但是從我們本人來講,我們自己都是醫學院校畢業的,后來在工作當中,因為我們可能對這個方面比較感興趣,慢慢地對這個領域進行研究探討,所以我們的工作重心放在這塊了,放在光學矯正這塊了。

    主持人:我們要是想配戴角膜塑形鏡都要走什么流程?

    謝培英:如果要配一個的話,首先一點你要對這個東西有所了解,你要跟醫生有一個很好的咨詢,了解它是什么原理,什么程序,首先要了解清楚,另外在這之前要對眼睛做一個全面的檢查。還要對他的整個光學成像系統做一個檢查,一般檢查項目要多達20多項。

    主持人:大概都有什么?

    謝培英:比如說角膜、結膜、晶體、外眼睛的情況都要檢查情況有沒有炎癥、疾病、有什么異常問題。另外還有角膜的形狀,我們要測一下它的弧度,還有測量整個角膜形狀,差不多幾千個點都要把它整個形狀搞清楚了。因為要在這個基礎上,因為你是對角膜進行矯型,所以角膜形狀非常重要,比如說有的特別平、突的話,可能要考慮將來治療效果不是很好,這就不是好的適應癥,我們要先溝通好另外角膜的厚度,中心厚度、邊緣厚度都要測。

    主持人:是厚好還是薄好?

    謝培英:相對來進厚一點比較好。另外眼壓,眼底,都要做,還要驗光,你是多少度近視,有沒有散光,如果散光太大,是不是需要其他的設計,這個都要看,還要測一下眼軸,要評價一下他今后近視發展的情況,另外他治療之后的變化這個都要檢查一下,當然進一步我們還要看一些內皮細胞、上皮細胞的水平,另外還要做一些它的光學成像的、光學質量,眼睛的情況,比如說除了一般的視力,還有光對比度,對比度的視力,甚至有必要還要做一些波前像差,還有淚膜,分泌量,穩定性等,做的項目非常多,所有的做完之后,我們要在檢查的基礎上挑選一個我們認為比較合理的設計,要給他做試戴,一般要大約戴一個小時左右,做試戴的目的我們要看他對鏡片的反映,有沒有不良反映,還有這個設計是否合理,能不能跟眼表面有一個相對的合理的吻合度,在這個基礎上我們最后還要檢查完之后,沒有任何問題,在這個基礎上我們要進行一個微調整,給他定做鏡片,然后定做之后做一個檢測,看看是不是和我們當時處方是相同的,另外對患者有一定的培訓,告訴他怎么使用這個鏡片,怎么戴、消毒、清潔、處理、跟醫生配合,要對他有一次到兩次的指導。所以呢,這是一個很復雜的過程,不是一個很簡單的事情。

    主持人:那咱們角膜塑形鏡也像眼鏡店軟性的眼鏡,成批做好,比如說我是300,您就拿出一個300度的眼鏡給我戴嗎?

    謝培英:一般不是這樣,大體上是兩種程序,一種程序是像我們剛才說的,利用一個系列的試戴片,這個是有很多弧度準備好,你戴鏡片的同時自己進行微調整。

    還有一種是利用角膜地形圖的情況,國外就是很多利用這個方法,特別是西方人,西方人眼睛結構跟我們東方人不一樣,他們都是凹進去,而且對眼皮的影響不太明顯,但是東方人影響很明顯,他們就在角膜地形圖做設計,之后直接給患者戴上,如果不好就進行修正,用這個的話成功率會高一些。

    主持人:亞洲人用第一種方法?

    謝培英:,這種方法多。

    主持人:哪些人不太適合戴這種?

    謝培英:一個是我們要檢查,如果發現眼睛有炎癥,比如說有結膜、角膜的一些特殊問題,過大,或者過小,過陡、過平,或者有一些斑痕、曾經發炎什么的,這些都不太適合使用。再一個就是說他,比如說抵抗力差一點,或者有全身的問題也不太適合。比如說他個人衛生差。()你看著他手都洗不干凈的話,因為這個本身要用手來處理,他個人衛生管理比較差我們也不放心也不會讓他去戴這個東西,因為這是一個非常潔凈的工作,另外就是他周圍,比如說有時經常有污染,也不好,環境污染也不好。再一個就是說要看它的,我們叫做醫從性,他能不能跟我們醫生有一個很好的配合性,這個我們要有一個判斷,如果他醫從性很不好,那我們也不給他戴,這樣會很容易出問題。這個還是屬于醫療的高消費,所以家庭條件差一點,比如說他沒有辦法定期更換鏡片,一個鏡片給你戴好幾年也容易出問題,所以方方面面我們一定要考慮清楚,我們對患者的篩選也是很嚴格。

    主持人:前幾年有過報道,OK鏡其實不好什么的,這是不是,就是不適合他的人用了這個OK鏡所以才這樣?

    謝培英:,這個是這樣子。這個OK鏡好與不好的話,我覺得完全是因人而異的,但是總的來講,根據我們的經驗,還有國外先進經驗的話,我們認為OK鏡還是一個很好的技術。特別是最近這幾年從美國、歐洲、加拿大那邊也很重視這個,所以到目前為止已經開了三屆的全球的角膜塑形的大會,我們也參加了,就表明在整個國際社會對這項技術還是很關注的。幾年前我們在北京也開過一次中美的角膜塑形學術高峰論壇,也針對國內情況做了這方面的工作,這個技術還是一個非常好的技術,關鍵看你怎么掌握,首先一點,國外的話,因為當時前幾年我們國內出了一些問題,國外的醫生包括我們的醫生坐下來分析了原因,有這么幾點,第一點有很多東西是假冒偽劣的東西造成的,有的是粗制濫造。第二點我們從業人員的水平參差不齊,有的在大醫院配的話沒有什么問題,有出問題的是在小的醫院,他們的工作人員不懂這個,沒有把這個工作看作醫療化的工作,所以容易出問題,另外一個是沒有對患者進行相應的指導,沒有告訴他怎么戴等等一些問題,都是很盲目的,所以也容易出問題。最近這幾年國家也有一些相關的條例,這個醫生的要求一定要是眼科醫生,而且是主治眼科醫生,還有醫療設備,這就限制一些不合格的地方不做這些工作了,如果要到規范的單位做這個工作基本上沒有什么問題了,如果要是規范化、嚴格化、科學化使用的話,這個效果還是比較好,也比較安全。

    主持人:一定要去醫院配戴這個矯型鏡?

    謝培英:,或者到我們這些專業的中心。

    主持人:千萬別到眼鏡店?

    謝培英:這個按國家規定也不允許的。

    主持人:我們對于OK鏡的護理應該是怎么樣一個程序?

    謝培英:護理的話,鏡片無論你是摘也好,戴也好,首先手的清潔非常重要。這個手也是一個附屬用品了,手要有非常好的清潔,另外鏡片必須要使用專用的護理產品。

    主持人:護理液?

    謝培英:,有專門的護理液,不能用一般的洗手液、肥皂清潔,要用專門的護理液清潔,要不然該產生不良的影響。

    主持人:和其他一般護理液不一樣嗎?

    謝培英:不一樣。如果護理不當可能清潔地不太干凈,而且可能有一些沉淀的東西跑到鏡片里,如果這些東西聚集在鏡片上會對眼睛產生不良影響,所以鏡片的清潔護理也是非常非常重要。這塊工作做好了事半功倍,這塊工作做不好的話也會造成一些隱患。所以呢,我們在做這個工作的時候也很注重、重視對患者這方面的培訓,而且我們每次定期復查,每次定期復查的話我們都要確認一下這個患者在清洗鏡片的操作過程當中有沒有一些不規范的地方,我們要重新地反反復復地給他強調一些注意事項。

    主持人:那我們晚上戴大概要多久?

    謝培英:一般的話睡眠時間,比如說中低度的近視就是7-9小時左右。但是高度的,比如說超過7、8百度,甚至有一千度以上,這樣的患者我們不主張他晚上戴,我們讓他白天戴?

    主持人:白天戴也可以矯型嗎?

    謝培英:也有。但是可能效果不是特別好,這樣的話全天可以維持一個恒定的好的視力效果,也會出現一定的角膜塑形,而且從安全角度來講,度數高,白天戴的話其他的一些不良反映出現少一些。

    主持人:不是說多睡一會兒就好。

    謝培英:不是這樣的。這個對降低度數有一定的限度,我們現在做的降度的設計一般不超過600度。

    主持人:有網友問問題了,有問題說他從10歲開始近視了,現在已經23歲了,他說激光可不可以治愈?您剛才也說了沒有一個方法都可以治愈。

    謝培英:,有的患者做了激光手術,有的多多少少還在回退,可能度數高的回退度數越高,比如說800度以上的患者做了手術四五年就回退了,當然這個因人而異,有的有可能7、8年回退,我說這個還是完全成功的情況下,如果不成功,可能還會有其他一些問題,甚至嚴重的一些問題,風險比較大,不管怎么樣,畢竟它還是一個手術,它是要利用光把角膜做一個切削,還是有一定的危險性。

    主持人:聽著就比較可怕!還有朋友問,現在有很多眼鏡店,是不是一般的在這些地方配就可以了,畢竟醫院還是貴一些。

    謝培英:我們現在強調驗光問題,這個是很重要的,有的打著醫學驗光的牌子,但是到底怎么樣我們也不太清楚,因為驗光的好與壞,會直接關系到眼鏡配出來會不會對你眼睛有幫助,有的不好的話會對你眼睛不但沒有幫助甚至還有危害。北京電視臺給我們提供了一個患者的案例,他到不同眼鏡店驗光,拿到了7份眼光報告,這個報告相差很多,最多有700,后來我們給他檢查他是一個假性近視。當然說了你說的這個也不是不可以,但是我們講究一定驗光準確,我們講究雙眼的效果,我們要求雙眼看起來比較協調、平和、舒服、持久,不要說什么樣都可以,所以一定要有這樣的背景、常識才能驗光好。第二個眼鏡要做的好,不能欺騙顧客,是不是有一個非常好的樹脂鏡片,包括瞳孔距離等等是不是都做的恰如其份,這個也是一個比較復雜的過程,不是說哪便宜到哪去,還是建議大家要到正規的地方,不管是醫院還是眼鏡店,因為有的醫院條件有限,可能病人多,不可能給你花費太多時間,所以大家選擇上還是要慎重。

    主持人:那未成年孩子戴框架鏡好還是戴塑形鏡好?

    謝培英:這個要確定他是真性近視還是假性近視,如果是假性近視先不要急于戴眼鏡,還有如果他是真性近視還要看一下他的發展趨勢,如果發展速度非???/span>,還是戴塑形鏡比較好,省了以后發展度數大了之后就不好了。這個我們也要做一個全面檢查,通過全面檢查,我們醫生會對他有一個大致的判斷,比如說眼軸長不長,還有根據當時驗光的情況,弧度的測量,角膜厚度的測量,以及家族各方面情況的了解,醫生大致有一個判斷,他是不是容易發展,他發展的速度是不是很快,這樣給他一個很好的建議。

    主持人:那角膜塑形鏡一旦配了以后還要做復查嗎?

    謝培英:一旦配了以后,我們強調這是我們醫療服務的開始不是終結,所以我們要求患者第一次配了話,如果是北京的患者我們要求他三天就過來查一次,之后就是一周,以后我們就要求他一個月,兩個月做一個定期的檢查。如果一旦發現有不舒服的感覺,一定不要再戴,而且盡快地到醫院接受檢查。所以對他的監控應該是很嚴格的。如果是外地患者我們也建議他到當地醫院做一個復查,比如說三個月到六個月到我們中心做堅持。

    主持人:是看他有沒有眼疾?

    謝培英:對。比如說淚膜等等的問題。還有我們要對鏡片進行檢查,在他使用過程中有沒有處理干凈,有沒有磨損、缺損、變色之類的異常情況,我們每次檢查都要做檢查,還有查視力,眼睛、鏡片的護理情況是不是到位,有不正確的地方我們進行指導。

    主持人:那就是復查的時候戴鏡片過去?

    謝培英:,戴鏡、摘鏡都要檢查。

    主持人:是戴著過去查嗎?

    謝培英:這個要看時間,如果是一早的話戴著來就可以了。這個也是因人而異。

    主持人:那復查的話,一般都會容易出現哪些問題?

    謝培英:有的是晚上睡覺的時候,第二天摘鏡可能有黏膜粘一下,這個我們通常建議大家點一些潤滑的液體,可能會有小的脫落。

    主持人:是初期多一點嗎?

    謝培英:嗯。這個鏡片壽命我們要求不超過兩年,有的人可能不舍得丟掉,不遵醫囑會使用三年,甚至有的使用七年,這個就不好了,這個眼鏡已經老化變形了,戴到眼睛上也不好,這樣看東西就不清楚了,有重影出現。

    主持人:一定要遵循遺屬。那角膜塑形鏡大概費用要多少?

    謝培英:這個要因人而異,一個看你采用哪種方法,還有要根據度數來,根據選擇的不同廠家,比如說我用荷蘭或者日本或者美國,這個定位都不太一樣。

    主持人:這個是讓患者來選的嗎?

    謝培英:我們會給他一個介紹,最主要由醫生選擇,除了材料、加工精度之外還有一個設計問題,每一設計可能適合于不同的眼鏡,哪種眼鏡最適合你只有醫生最有數,你自己可能不太清楚,當然有一個價位的問題讓患者選擇。我們一般從三千多塊錢到5、6千塊錢這么一個檔次,這個還是很便宜的,完全相同的東西,如果我們在香港配的話可能要一萬六。

    主持人:這么貴。

    謝培英:,每個地方和每個地方都不一樣,可能廣州上海比我們要高一些,要六千多,八千多。

    主持人:其實跟度數有關。

    謝培英:,度數高相對來講難度大一點,所以加工方面要求要高一些。

    主持人:北京有多少家醫院可以做這個?

    謝培英:目前除了我們,人民醫院可能少量地做一點,原來有北大小兒眼科也少量地做一點點,其他地方好象就沒有在做。

    主持人:沒有專業地研究?

    謝培英:,這個工作很麻煩,一個是需要你有這樣的專業技術,另外需要你有耐心、責任心,要反復不斷地監控患者,跟一般的眼科治療,做一個手術,用點藥,完全不同,所以有的大醫院沒有辦法考慮這個,他沒有這么多時間,大部分病人可能通過手術、藥物治療,沒有辦法考慮做這個。

    主持人:這個技術在全國肯定應用的就更少了?

    謝培英:,除了北京,廣州中山眼科中心做的量還是挺多的,大概有幾千個病人了。還有像上海一些醫院。

    主持人:有網友在說,角膜塑形鏡和準分子激光手術有什么區別嗎?

    謝培英:最大的區別一個是手術一個是物理治療,物理治療就是使它的形狀發生變形,但是不破壞角膜組織,所以相對來講,一旦停了以后,它的形狀還會恢復到原裝,是一個可逆的改變,手術的一般是不可逆的,比如說給你切了,削薄了就是薄了,不可能恢復到原狀,可能危險系數比較大一點,雖然成功率很高,但是如果要是不成功的話不就不好了嘛。

    主持人:還有說這個會引起暴盲。

    謝培英:這個會有分辨率下降什么的會有的,就是說比如說我看這個手,五個手指頭可以看清楚,但是手的紋理就看不清楚,這個要是成功的話也就是維持幾十年,比如說你老了,老花了不也得戴眼鏡嗎?

    主持人:那這個角膜塑形鏡有沒有針對老花的?

    謝培英:已經開始有了。

    主持人:那這個角膜塑形鏡長期配戴不會有問題嗎?

    謝培英:我們也在研究,我們還發過一篇文章,就是這個戴時間長了之后對眼睛有什么不良影響,基本上沒有什么,比如說角膜細胞、密度、形態都沒有什么太大改變,沒有什么太多影響,而且從并發癥來講,也就是一些輕微的并發癥,比如說輕微的充血、細點狀的脫落,但是這個也是可以再生的,每天要脫一層要長一層。所以這不是什么大問題。至于說嚴重的角膜感染這些問題,最近幾年也是很少見,很少見,所以總體來講安全性還是比較高的。

    主持人:,咱們由于時間關系,今天的訪談也差不多了。在訪談之前對OK鏡存有疑慮的網友,聽完了我們的訪談估計應該也可以放心了,今天也是謝謝您來我們雅虎訪談做客,謝謝!

    謝培英:謝謝!